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唐最強駙馬爺討論-第268章 高句驪偷襲相伴

大唐最強駙馬爺
小說推薦大唐最強駙馬爺大唐最强驸马爷
说实话,李二对于军方二代纷纷成长起来,心中挺高兴的。
意味着帝国后继有人。
一个帝国的强大不是靠一个人,一代人,而是靠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传承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家族来说,非常重要。
那是立国之本。
杜荷的出现,让军二代纷纷成长起来,对于帝国来说很重要。
文官不贪、武将不惧死。
敢于对任何敌对国家说不,面对挑衅毫不犹豫怼上去,拔出战刀迎上去。
这才是一个国家的精神,一个民族的脊梁。
……
那个半岛:
杜荷派出薛礼、典韦、彭越三人,分别率3000帝国铁骑,对各个方向上高句骊据点,进行清剿。
大/军推进速度很慢。
半岛上,路况极差,只有沿海一带地势平坦,其他地区是高山、丛林。
帝军从西侧海岸推进。
至于东面,暂时顾不上。
有三支帝军铁骑,将沿途高句骊人的村庄、城镇等一座座收复。
乐浪郡,一直是中原帝国领土。
近几百年来,一方面是中原王朝不愿意要,觉得偏离中原,不方便管理。
另一方面是,中原王朝势弱,没精力管乐浪郡。
乐浪郡呢?
上面有好多中原百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数百年过去了,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依然说汉话,传承中原文明,并未忘记祖宗。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唐最強駙馬爺 起點-第268章 高句驪偷襲熱推
后世上那个国家,说真的,很多是中原帝国的遗民,一代代传承下去。
当然,有的家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所以说,半岛上,很多人是中原帝国的遗民,并非是棒棒人。
说简单点,那些汉人是中原王朝丢掉、抛弃的百姓。
中原帝国太大了,对于小小乐浪郡,真不怎么上心,看不上那地方。
那是秦始皇打下的国土,这一点不用质疑。
唐帝军一座座城池被收复,一名名大汉百姓被解放。
随军文官走马上任,及时处理当地事务,尽快让解放地区恢复生产、生活。
帝军是仁义之师,不论解放什么城池,均受到百姓热烈欢迎。
就算不是大汉子民,那些个土著民族,由于帝国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也持欢迎态度。
普通百姓,那里会管什么政治态度,他们关心的是生产、生活,和平的环境。
是否能吃饱肚子。
半个月时间,一路上披荆斩棘、摧枯拉朽。
帝军杀到高句骊都城—坪壤。
也就是说,高句骊人只有一座孤城。只要拿下坪壤,高句骊意味着灭亡。
高大的城池、厚重的城墙。
不过呢?
比起中原一带的城池,不论是城墙,还是城门,小了好多。
城墙上,站满了高句骊士兵。
手持兵器,虎视眈眈。
“将军,高句骊人看样子要死守城池,这对咱们攻方来说不利呀!”
秦理微笑道。
大家看到这种架势,一付防守的样子,也不出城作战,把希望寄托在防守上。
呵呵!
“秦公子,这样不是很好吗?只要拿下坪壤城,高句骊算是彻底歼灭。”
杜荷调侃道。
“将军,话是这样说,可是要想拿下城池,可不容易。会让帝军伤亡惨重。”
程处嗣摇摇头道。
“不用担心,等薛礼、典韦、彭越三人清剿完周边地区,咱们再与高句骊激战。”
杜荷道。
“这可是灭国之战呀!本公子听着就热血沸腾,巴不得杀进去,好好教训一下高句骊人。”
李德謇大声笑着道。
杜荷带着四大公子,绕城池跑了一圈,对城池防御有了直观了解、认识。
不得不说,高句骊人防守严密。
四道城门上,有大量高句骊人。
返回中军大帐。
“诸位,晚上要留意,不要让高句骊偷袭得逞。明哨、暗哨一定布防到位。”
杜荷提醒道。
帝国一路下来,节节胜利,让士兵有点飘飘于然,不敲打一下,吃亏是必然。
“将军,高句骊萎缩在城池中,那里有胆量出城作战,将军多虑了。”
尉迟宝琳摇头道。
“尉迟公子,杀鸡用牛刀,狮子搏兔的道理大家都懂,不要大意。一旦意外出现,
损失会很大。再说了,咱们兵力少,不允许出现失误,把不确定因素考虑在内。”
杜荷叮嘱道。
“遵命!”
夜深了。
杜荷还在大帐中看书。
古代,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了看书,真无事可干。
穿越到大唐,杜荷养成一个看书的习惯。
不论多晚,都要看一会书,才能入睡。
坪壤城中,高句骊兵营。
荣留王高建武,今晚上特意跑到兵营中,与出城偷袭唐帝军的官兵见面。
士兵们看到国王,纷纷行礼。
白天,高建武、高仙勇、高占强、利凯瑞等人商量一番,觉得帝军刚刚杀到。
好看的小說 大唐最強駙馬爺 ptt-第268章 高句驪偷襲
身心疲乏,是偷袭的好机会。
为此,高句骊军方制定了出城偷袭的作战方案。
高句骊已经没有选择,除了拼死一战,只能投降、灭亡。
作为一个存活下来数百年时间,国王高建武不甘,将军、皇亲国戚也不甘。
国家一旦灭亡,没有高高在上的地位,没有高人一等的权利,只能沦为被宰羔羊。
“利凯瑞将军,孤希望你能成功,给唐帝军一个难忘的教训,让唐人尝尝失败的滋味。”
高建武道。
“大王,卑职绝不辜负大王所托,一定让唐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利凯瑞道。
“好!孤与你们同饮一杯。”
高建武端起酒杯,一口喝光,把碗狠狠砸在地下。
砰砰砰!
数千名高句骊士兵喝下碗中酒,然后,把碗往地下狠狠砸。
“出发!”
利凯瑞大声道。
高句骊人没有从北城门出来,而是从西城门出城,绕到北部地区,向帝军大营扑来。
一切悄无声息进行。
马腿裹上厚厚的布条,马嘴上笼,整支骑兵静悄悄的,不发出任何声响。
哐啷!
哐啷!
马腿踢到唐帝军放在路上的警示物品,一下子,声音打破寂静的夜晚。
埋伏在旁边的唐帝军暗哨,睡着了,没听到声响。
叮铛!
叮铛!
高句骊战马又撞到路上的铃铛,立刻把暗哨给惊醒。
镝镝镝!
帝军暗哨第一时间吹响手中的警笛。
一下子,第三道防线上的唐帝军士兵纷纷惊醒,看到大量高句骊铁骑杀到。
妈蛋!
暗哨干什么的,为什么让高句骊铁骑撞到第二道才报警?
一边吹响警笛,一边组织人手阻挡。
高句骊发现帝军士兵惊醒了,马上拍胯下战马,不再掩饰,直接放开马蹄杀向兵营中。
轰隆隆!
大地震动、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