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62章 福星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捷报!”
一队骑兵冲进了长安城。
“哪的捷报?”
有人问道。
可骑兵的速度太快,没回答。
但他们在前面就喊了出来。
“突厥大败,阿史那贺鲁仅以身免。”
那些百姓愣住了。
“突厥……败了?”
阿史那贺鲁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大唐出征几次了,每一次都能让他损失惨重,但却无法灭掉他的根本。
一个老人挑着柴火进城卖,他欢喜的道:“阿史那贺鲁败了?等卖了柴火,打一壶酒回家喝去!”
……
“……长安的粮食岌岌可危了。”唐临的眉头皱的苦大仇深,“移民有些用处,但还是不够,臣以为至少要移民十万人以上,此后每年移民一万到两万……”
李治一听就有些习惯性的空虚。
火熱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662章 福星看書
作为都城,长安地区就是他的基本盘,他的大本营。
大本营的人口自然越多越好,最好大唐的人口一半就在长安。
这个想法不现实,但不断削弱长安也不现实吧。
“长安人口不断缩减也不是好事。”李治先定调子,“一旦出现些急事……”
比如说有叛逆逼近长安,这时候人口就是妥妥的战斗力!
“咳咳!”
长孙无忌起身道:“陛下,若是真到了那等时候,老臣以为,长安的人口再多也无济于事。”
“长孙相公说得好。”韩瑗起身,“当叛军兵临长安时,大唐怕是……”
都火烧眉毛了再去说人口多寡有意思?
李勣淡淡的道:“大唐如今君明臣贤,陛下多虑了。”
这话还有个潜台词:若是君不明臣不贤,长安就算是聚集了亿兆人口也只是等闲。
唐临说道:“陛下,长安及周边每年新增人口不少,若是不管,缺粮会越演越烈,最后只能迁都。”
“大胆!”
李义府起身呵斥,“迁都何等事,也能拿出来说吗?”
这个小人!
唐临冷笑道:“为何不能说?你可知从洛阳调运粮食进来有多难?三门峡两岸夹水,壁立千仞,水流湍急。河中心有两块巨石,把水分为三股,直冲而下,下面更有砥柱阻拦,人称中流砥柱……”
“水经注有云:自砥柱以下五户以上,其间百二十里,河中竦石桀出……合有一十九滩,水流峻急,势同三峡,破害舟船,自古所患。”
唐临自然不是在这些人的面前掉书袋,而是想告诉他们从洛阳转运粮食到长安有多难。
“人口越多,漕运就需要的越多,可三门峡天险之地,奈何?”
李义府笑眯眯的道:“可绕道。”
“绕道要损耗多少粮食李相可知晓?”
唐临觉得李义府这是酷吏作风。
李义府冷笑,“老夫如何不知?可长安要等粮食下锅,难道因为损耗就不运了?”
这货……
众人都听明白了。
李治不想削减人口,唐临据理力争,说不削减人口就得想办法治理三门峡……
可三门峡哪有那么好治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所以李义府把苦难直接丢给百姓。
征发民夫运送粮食就是了。
你要说什么损耗民力,耗费粮食……关我屁事?
唐临怒道:“李猫,无耻之尤!”
长孙无忌暗赞。
果然,唐临就是唐临。
李义府冷冷的道:“唐尚书这是对老夫不满?”
李义府如今越发的得势了,但还差一个杀威棍,最好的法子就是弄一个尚书或是宰相下去,如此威名大振啊!
李治淡淡的道:“好了。”
李义府要是对着别人开火他不会管,但唐临不同。
唐临此人深得他的信重,搞下去做什么?
“无耻!”
李义府正在悻悻然,闻声大怒。
谁特娘的在骂老夫?
李义府回头。
竟然是许敬宗这条老狗。
李义府冷笑,“你在羞辱谁?”
李治捂额。
许敬宗以口无遮拦著称,李义府主动问,这便是自取其辱。
两个心腹闹腾起来……
许敬宗淡淡的道:“老夫骂狗!”
草泥马!
这个没法忍!
李义府勃然大怒,下意识的挽袖子。
许敬宗不屑的握紧笏板,“老夫当年在瓦岗厮杀时,你不过是黄口小儿,今日便让老夫来教你如何做人!”
李义府冲了过来。
许敬宗冷笑逼近。
老夫可是在龟兹杀过贼人,你特娘的连鸡都没杀过,竟然敢哔哔。
“住手!”
李治一声断喝。
李义府乖乖止步。
许敬宗却挥舞笏板。
李义府伸手格挡。
呯!
好疼!
李义府惨哼一声。
“大胆!”
御史发威了。
他出前呵斥道:“陛下之前竟敢动手,跋扈之极!”
李义府举手,长袖滑落,手臂上有痕迹。
许敬宗知晓自己冲动了。
“陛下,臣有罪。”
李治很头痛。
两个心腹……李义府是狗,指哪打哪;许敬宗却是个有才干的……但当着众人的面,不惩治也不行。
下手啊!
韩瑗心中冷笑。
两个心腹狗咬狗,同室操戈,大快人心。
“陛下,有捷报!”
李治正在想如何处置这二人,闻言说道:“拿进来。”
这捷报堪称是及时雨。
一个军士被带了进来,行礼后说道:“陛下,阿史那贺鲁大败。”
“把捷报拿来。”
长孙无忌眼中一亮,接过捷报就念诵。
“……敌军两万骑,我军列阵厮杀,难解难分时,敌军援军两万余出击……”
李治心中一紧。
“苏定方领五百骑突袭敌军援兵,贾平安领三百骑击破当面之敌,侧击敌军援兵,一战溃敌……”
一战溃敌说的简单,李治问道:“李卿可知如何?”
这里李勣的沙场经验最为丰富,他说道:“我军作战最擅长的便是这等马军冲阵,须得将领悍勇。”
将是兵的胆!
李治明白了。
“随后追击二十里,副大总管王文度说大军深入突厥腹地,危机重重,不可冒进……”
李治的面色黑了。
“王文度说陛下担心臣冒进,给了他密旨辖制,令大军每日披甲结阵戒备而行……”
李治的脸上多了煞气。
“朕何曾给了他密旨?”
长孙无忌看了外甥一眼,觉得这等事儿他干得出来。
但那是程知节,既然托以大军,就不该使人掣肘。
“臣深信陛下英明,必然不肯如此,便令武阳侯贾平安领三百骑前出寻找阿史那贺鲁的踪迹,大军紧随其后……”
还好!
但……
一种微妙的情绪在滋生。
有没有密旨是一回事,程知节不遵从又是另一回事。
皇帝这等生物的心思最难测。
“……是夜,贾平安带三百骑突袭阿史那贺鲁牙帐,敌军惶然,随后崩溃,阿史那贺鲁仅以身免……”
李治的脸上带着笑容,听到这里时,双拳紧握。
“好!好!好!”
长孙无忌也不禁大喜,“仅以身免,突厥一蹶不振矣!”
“三百骑突袭突厥牙帐,陛下。”许敬宗毫不犹豫的为小老弟唱赞歌,“武阳侯此战堪比当年苏定方突袭突厥牙帐……”
李治心中欢喜,“上次与吐蕃之战后,程知节说贾平安能独当一面,朕心中还在迟疑,没想到他果然不负朕望……哈哈哈哈!”
不负朕望?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62章 福星鑒賞
你不是说还在迟疑吗?
转过头怎么就像是你慧眼识珠了?
皇帝不要脸,但谁都想不到竟然这般无耻。
连长孙无忌都脸颊抽搐。
“诸卿,此战大捷,数年之内突厥不足为患,随后……”
“高丽!”
长孙无忌的眼中多了厉色,“高丽为祸多年,只等时机一到,便灭之!”
李治心情大好,随即令人散去。
御史欲言又止,“陛下……”
许敬宗殴打李义府的事儿呢?
不处置了?
这等便是没眼力见的。
李治充耳未闻,随即拿了地图来琢磨。
“陛下。”
武媚来了。
“臣妾听闻有捷报?”
“媚娘进来。”
李治招手,“刚来的捷报,阿史那贺鲁大败。”
武媚拿过捷报仔细阅读。
“平安竟然……”
阿弟竟然三百骑大破阿史那贺鲁!
武媚抬头,眼中多了惊喜之色,“陛下,平安果然是骁勇。”
李治点头,“年轻人竟然能如此,难道便是朕的冠军侯?”
封赏吧!
武媚在等着。
李治却换了个话题。
武媚心中不满,但却无法逼迫。
沈丘来了。
“陛下。”
“如何?”
李治坐下,神态惬意。
“陛下,王文度嫉妒苏定方之功,就阻拦大军追击,随后更是矫诏……说陛下给了他密诏,令他节制程知节……”
李治的脸上浮现了一抹青色,“好一个王文度!好一个王文度。”
“胆大妄为!”武媚没想到竟然有这等将领,“陛下,此人当诛!不过,平安的功赏……”
这个悍妇,都什么时候了,只记得自家阿弟的功赏。
李治啼笑皆非,“贾平安还年轻,这些功劳便是资历,以后能执掌一面征伐时,那才是封赏的时机。”
是了,阿弟太年轻,若是此刻功赏太过,以后会很麻烦。
武媚福身,“臣妾昨夜没睡好。”
“只是没睡好?”
李治没好气的道:“你这是私心作祟!”
呵呵!
说到这个武媚就不怕了。
她反唇相讥,“朝中说李义府和许敬宗等人是臣妾的爪牙,可臣妾何曾能让他们归心?不过是代陛下说话罢了。臣妾唯一能指望的不过是阿弟……陛下也不肯吗?”
你个不要脸的,和我姐姐搞在一起也就罢了,竟然……
武媚越想越火大,她现在就是要肆无忌惮的人设,越肆无忌惮越好。
“陛下吝啬如此,臣妾回头便收拾些箱子底的东西,好歹给平安些慰藉……”
“悍妇!”
殿内,皇帝在咆哮,皇后在冷笑。
王忠良在瑟瑟发抖。
额滴神啊!
千万别殃及池鱼……
……
“阿娘!”
被卫无双约束在家中的贾昱同学很愤怒。
卫无双在看着涤烦茶屋的账本。
越看越欢喜。
钱啊!
“阿娘!”
贾昱抓住她的衣裳摇晃。
烦死了!
卫无双嗔道:“自去!”
贾昱欢呼一声出了房间。
“三花,披挂!”
三花赶紧把小侯爷的披挂弄出来。
披风,小木刀……
“水囊呢!”
贾昱上次问过王老二,得知随身还得带着箭囊,可他带不动,那就用小水囊来代替。
“大兄!”
兜兜来了,见状嚷道:“鸿雁,快给我披挂!”
鸿雁苦口婆心的道:“小娘子可不好舞刀弄枪的。”
“快些!”
兜兜急不可耐。
可贾昱已经披挂完毕了,喊道:“阿福,走了。”
阿福从树上慢慢下来。
曹二等在外面,拿着一块阿福喜欢的点心。
“阿福辛苦了。”
阿福一口吃了,心满意足的出了大门。
“大兄!等等我!”
兜兜在后面追赶。
可贾昱压根就不想带着妹妹玩,撒腿就跑。
咿律律!
战马在外面停住。
贾昱拔刀喊道:“来将何人?”
来人是许敬宗的随从,见状楞了下。
“可是有事?”
杜贺迎了出来。
随从拱手,欢喜的道:“捷报到了宫中,阿郎令我来报信……大捷啊!武阳侯三百骑马踏联营,大破阿史那贺鲁。”
杜贺愣住了。
王老二激动的道:“果真?”
随从点头,“我听闻此事时也颇为震惊,可捷报写得分明,阿郎和李义府在宫外打了一架,大呼痛快,让我随后去东市买些好酒菜,他下衙后回家庆贺。”
“三百骑马踏联营……”
杜贺想不到这是怎样的场景。
“快,去禀告二位夫人。”
卫无双和苏荷得了消息,不禁大喜。
随后全家每人赏五百钱。
“坊中颇有些日子艰难的,去看看,那个茶叶作坊不是要扩建?让那些家中艰难的去做。”
……
高阳得了捷报后,不禁蹦了起来,“快快快,备马,我进宫去打听消息。”
肖玲也颇为欢喜,“公主,此刻陛下那里怕是事多。”
高阳一想也是,“那令人去兵部打听,小贾在兵部任职,那些人不敢不给面子。”
兵部已经沸腾了。
“武阳侯一战下咽城,斩杀三万余,更是筑京观于咽城之外,令敌丧胆。随后随大军击破敌军精锐,率三百骑马踏突厥牙帐……大唐威武!”
兵部上下弥漫着兴奋的情绪。
任雅相丢下煮了一半的茶汤,走出了值房。
“下衙饮酒!”
这等大捷必须要痛饮才能宣泄兴奋的情绪。
两个侍郎来了,尤式笑眯眯的道:“武阳侯刚进兵部,下官就觉着这个年轻人不凡,果然,一战威震突厥,哈哈哈哈!”
吴奎觉得这人不要脸,“武阳侯此战令我兵部也与有荣焉,任尚书,武阳侯应当还在归来的路上,下官以为是不是以兵部的名义采买些礼物去贾家探望一番……”
这个老东西!
尤式笑道:“贾家就剩下了两个女人做主,如何好去?”
“此言差矣。”吴奎一本正经的道:“老夫的娘子颇为和善,可去贾家。”
尤式看着他,暗骂一句无耻!
吴奎此举分明就是想拉关系。
拉关系最好的法子便是走裙带,两家的女眷关系好了,男人之间想不好都难。
老吴,你够阴啊!
任雅相说道:“吴侍郎这话不错,不过老夫家中的娘子更合适。”
尤式:“……”
晚些,任雅相的老妻就去了贾家。
“二位夫人,是兵部任尚书的娘子来了。”
卫无双和苏荷一惊,赶紧出迎。
这可是夫君的顶头上司,得罪不起。
一见面,雍容华贵的任夫人就握着她们的手笑吟吟的夸赞……
先是夸赞她们美貌,接着又夸赞了贾平安年轻有为,以后定然是大唐栋梁……
宾主之间的气氛非常好,随后任夫人还留下了礼物。
“这怎么好……”
无亲无故的,加之又不是什么日子,这礼物不好接啊!
任夫人冷着脸,“不收?”
呃!
不收便是不给面子!
于是任夫人满意而归。
回到家,任雅相正在饮酒。
“武阳侯的两个女人你觉得如何?”
“大夫人精明,有威仪,二夫人娇憨,不过却不缺心眼。可她们毕竟是宫女出身,以后武阳侯身居高位时,这出身会让人诟病。”
任雅相举杯痛饮,然后淡淡的道:“若是武阳侯能身居高位,凭着战功,谁敢置喙取笑他的娘子?男儿拼杀,不就是为了给妻儿荣耀吗?武阳侯此人老夫往日琢磨了一番,行事果决,且知晓分寸……”
任雅相自斟自饮,“他与皇后姐弟相称,可却从未以此为凭,你想想李义府,自从成了帝后的心腹,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这是取祸之道。”
老妻不解,“为何?”
“你想想武帝时的酷吏,不管是张汤还是谁,谁有好下场。”
老妻摇头,“这些我不懂。”
任雅相莞尔,“武阳侯知晓分寸,不借此跋扈,这便是福缘。”
人呐!
任雅相笑道:“今日李义府与许敬宗厮打,许多人惊诧莫名,原先的许敬宗不值一提,可如今他在朝堂之上却秉公而言,你可知为何?”
老妻笑道:“那许敬宗当年不是在文德皇后的葬礼上失礼吗?可见是个无礼的人。”
“可他去了一趟华州之后,再回来,整个人都变了。”
“为何?”
“扫把星!”
任雅相唏嘘道“他与贾平安交好之后,这人就变了,为何变?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是因为扫把星的作用。”
老妻愕然,“那这岂是扫把星?”
“福星!”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