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討論-第251章 黎元洪和段祺瑞鑒賞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小說推薦民國風雲人物演義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七月十四日,黎元洪下令惩治帝制祸首:“自变更国体之议起,全国扰攘,几陷沦亡。始祸诸人,实尸其咎。杨度、孙毓筠、顾鳌、梁士诒、夏寿田、朱启钤、周自齐、薛大可均拿交法庭,详确讯鞠,……余悉从宽免。”
护国军方面提出的惩治帝制祸首是十三人,即所谓的“六君子”和“七凶”,合称十三太保。经各方讨价还价,黎元洪中间调和,最后定为以上八人。
此前的六月十日,黎元洪已下令撤销了袁世凯搞的那个陆海军大元帅统帅办事处。加上恢复旧《约法》和国会及惩治帝制祸首,这也被称做黎元洪上任大总统三把火,大得人心。
恢复旧了《约法》和国会,惩治了帝制祸首,护国的目标已基本达成。不久,唐继尧、岑春煊、梁启超、刘显世、陆荣廷、陈炳焜、吕公望、蔡锷、李烈钧、戴戡、刘存厚、罗佩金、李鼎新等联合通电撤销西南军务院,声明国家一切政务,静听元首、政.府和国会主持。
国内矛盾缓和,南北也初步达成了统一,人们对国家的前途满怀期待。
黎元洪和段祺瑞,一个是总统,一个是国务总.理,这两个人的组合真的很不错。前面说过,当时的中国,最有实力的军事集团是北洋军,虽然,袁世凯死后,北洋系有些群龙无首,但段祺瑞基本上还是能够掌控的。而黎元洪在当时,即使没有能力把各方完全的凝聚起来,但还是能在很大的程度上协调各方面关系的。
这两个人,个人品质都不错,也都有治国理政的能力。
历史给了这饱经苦难的国家以机会,假如黎元洪和段祺瑞能够精诚合作,假如总统和国务总理能够形成合力,只可惜这两个人根本搞不到一起。
有人说,在袁世凯时期,内阁的责任制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像袁世凯那样的死死地把什么权力都抓在手中的总统,内阁的责任制当然无法实现。到了黎元洪当总统,段祺瑞为国务总理时,内阁的责任制是真的实现了,只是过了头。
段祺瑞这个总理和总统黎元洪的关系不睦,既有近因也有远因。
前面说过了,黎元洪当了副总统后,袁世凯一直想把黎元洪从湖北老窝挖出来,几次不能得逞后,直接派人去逼请。黎元洪一上火车,就直接由逼走黎元洪的人,把湖北都督的位置占上,我们知道,这个人就是段祺瑞。
段祺瑞署理湖北的时间虽只有几个月,但他干了件事,把湖北的军队裁撤了,用北洋军取而代之。这其实是把黎元洪的老窝给端了,黎元洪对此能不心存芥蒂吗?
两个人合不来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段祺瑞压根就没看得起黎元洪。军人是讲官阶的,民国前两个人的官职固然是其中的原因,但还有更重要的。
黎元洪的床下都督的说法虽是谣传,但已经是真假难辨并广为流传,别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段祺瑞是深信不疑。平白无故捡个大都督当就是了,这一不留神又捡个大总统当,段祺瑞能服气吗?
如果段祺瑞是个善于掩饰的人,是个心口不一的人就好了,但是,段祺瑞又正好是个真性情之人,有什么心事,一定要表现出来。
黎元洪脾气是不错,但毕竟是大总统,所谓狗尿苔不济,长在了金銮殿上,这最高领导的面子总是要要的。段祺瑞的鄙视,让黎元洪如何受得了?
在段祺瑞看来,我给你黎元洪个总统当,你捡了个大便宜,就好好当个橡皮图章就是了。捡了便宜就不要卖乖,什么事都不要管,免得添乱。
如果黎元洪是个只想当官不想管事的人,那就好了。可惜他不是,而是个责任心特别强的人,是个在其位必谋其政之人。
一开始还可以,黎元洪在裁撤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时,因为这是袁以总统的身份抓军权的机构,袁在世之日和段闹得最不愉快的,就是这个机构。黎当总统,段肯定也不能再让这个机构存在,对此,段祺瑞自然积极支持。
而段祺瑞在下令裁撤京畿军政执法处时,因为这是袁的特务机构,也是被各方最痛恨的机构,黎元洪也深受其害,当然拍手称快。
但是很快,不愉快的事就来了。
都知道徐树铮是段祺瑞的智囊和心腹,因徐曾是袁世凯所最憎恨的人。段在袁政.府出任国务总理时,就为了要派徐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而和袁闹得极不愉快。现在袁世凯这个障碍没有了,段当然要启用徐了,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
让人想不到的是,黎元洪更讨厌这个徐树铮。
徐树铮(1880年—1925年),字又铮,号铁珊,又号则林,江苏萧县(今属安徽)人,因区别于同时期的另一政治人物徐世昌,人称“小徐”。
他出生前其父父亲徐忠清(又名徐世道)和母亲岳氏已经生育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当时,徐忠清已有四十七岁,而岳氏也有四十五岁,徐树铮的出生对他们来说可谓老来得子,因此对徐树铮格外疼爱。正如徐树铮所回忆的那样:“树铮于昆弟序最幼,先考妣抚爱规教,倍切于兄姊”。
徐树铮出身于一个耕读之家,他的祖父徐兰因躲避太平天国之乱而逃到了徐州城外的醴泉村定居。他的父亲徐忠清原本是一个乡村塾师,一八七三年被选为拔贡生;母亲岳氏为徐忠清之继室,其家族自称岳飞后裔。
徐树铮的外祖父岳封叔是个看相先生,因看中徐忠清有富贵之相而将女儿嫁给他。徐树铮从小生长在这样一个乡村知识分子的家庭环境中,自幼深受儒家熏陶,并且聪明伶俐,乡里争传他“七岁能诗”,誉为神童。
十三岁那年(1892年)考中秀才,四年后以岁试第一等第一名的成绩补廪生,可谓少年得志。
徐树铮文武双全,才华横溢,著有阐述他政治思想的《建国铨真》及文学作品《视昔轩文稿》《兜香阁诗集》《碧梦庵词》等。
公平地说,这徐树铮是有才气的,但这样年少得志的人很容易有一个毛病——目空一切,谁都不看在眼里。而徐树铮不但有这个毛病,而且要加个更字。不是一般的目中无人,简直是专横跋扈。
这种人并非有什么大毛病,但在人群中往往是最讨人嫌、最难与人相处。
说徐树铮目中无人吧,倒也不是,只不过他就服一个人,就是段祺瑞。别人他都不放在眼里,就是威风八面的袁世凯也不例外。
段祺瑞要任命徐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虽然这用不着请示黎元洪,但是却又绕不开黎。因为按临时约法,徐的任命必须总统和国务员联署。
当时任总统府秘书长的张国淦为此请示黎元洪时,好脾气的黎元洪当时就火了,一个根本不拿他当回事的段祺瑞已经让他很难受了,再加上这么个国务院秘书长,不是要他命吗?当即表示,什么事都可以商量,用谁都可以,就是徐树铮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张国淦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也知道黎元洪不同意不行,想劝黎元洪几句。
每一次不管什么事,黎元洪都能认真的听他说话,这一次黎元洪变了个人。
“不行,绝对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这就去回复我们的段总.理。”
海贼之水神共工
黎元洪根本不让张国淦说话。
张国淦做难了,这要是如实回复段祺瑞,这两个人肯定要即刻闹僵。琢磨了老半天,也没想出办法,只好去搬救兵,去找徐世昌。
徐世昌听了后,想都没想,对张国淦说:“请秘书长转告总统,什么事都可以不好商量,用谁都可以说不,只有这个小徐不行。如果大总统不想为一件小事搞得鸡犬不宁,就听我这旁观者一次。”
当张国淦把徐世昌的话转达给黎元洪时,黎元洪也已经冷静下来了,虽然不愿意,也只能咬着牙同意。
段祺瑞这一次是真的错了,他想怎么重用徐树铮都可以,就是不能让他当国务院秘书长。本来他和黎的关系就不好处,如果有一个会处事的常和总统打交道的秘书长,说不定能从中缓和矛盾,但是,两个人中间加上徐树铮这样的家伙,不是火上浇油吗?
段祺瑞并不是一个非常勤奋的总理,大小事务多委之于秘书长徐树铮,而徐又正愿意自作主张、越俎代庖。有这样一个恃才傲物的人物,常奔走于府院之间,可想而知,黎元洪会怎样的不好过。
有一次,徐树铮拿着一份委任状请黎元洪盖总统印,黎问起其人的履历,徐竟然回答道:“当今实行内阁制,总统您何必多问!我很忙,您还是快点盖印吧!”
黎十分愤怒,对左右说:“我本来不要做什么总统,你看他们眼中哪里有我!”
而段祺瑞对徐却每每纵容,有一次徐以辞职要挟黎元洪,段祺瑞竟为他说情,说他“为人耿介,不屑妄语”云云,甚至于说“凡徐所为,本人愿负其责。”黎元洪等听了,都觉寒心。因此,最初的府院之争,可以说与徐树铮关系极大。